早期在接觸到佛教的時候,我和大多數的朋友一樣,一步就想能達到「恆沙功德,不離方寸;神通妙用,只此一心」的境界。更加以甚麼「動念即魔網,不動是法印」等引以為榮。在這越玄越妙的心態之下,興致勃勃的要去尋求密法,要去聽聽密宗高僧的開示。他老人家告誡的说:「要修好密法,有一法要時時精勤修習。」這究竟會是怎麼樣的妙法呢?

我對科學非常有興趣,而它給我最大的益處就是有機會去認錯。科學有條有理,數據分析嚴密,在讀書的時候,教授鄭重的要我們緊記一事:「科學不是去尋求真理,那是哲學家的事。科學是在一個模擬規劃好的環境下,去尋找有規律性的法則。它永遠是一個過程,而在這程序架構之下,它有預測未來的能力而已。所以要時時刻刻,重重覆覆的去鑑證,沒有永遠不變的科學法則。」那究竟真理又是甚麼呢?

多次在中道聽了師父們講經說法之後,才意識到自己以前根本就是「迷猿捉水月,狂犬逐雷聲」之輩。之前讀了一大堆的空理、三法印等,只成了口頭禪,結果連怎様在日常生活中去覺察自己的過失也不懂,更加沒有與正法相應的思考模式。受了師父的指導之後,對緣起、四聖諦、三法印等又有深一層的認識。師父那個三圈圖[我執、無常、苦]更加是一針見血,使這個崇尚科學的我得益良多,明白了真理的所在,更加增強了正確的思考摸式,不再刻舟求劍。
師父把錯綜複雜的佛法教得條理分明,從不同的宗派角度去為我們分析解說,更加重覆地講解各種重要義理,使我們能夠緊記。之前我跟本對佛法不求甚解,自以為是,強詞奪理,更和朋友們諍論到面紅耳赤,各持己見,真的是差之毫釐,謬之千里。師父常說佛法的主要對象還是以人道為主,主要宗旨是教大家怎樣踏上「菩提」之路。 我們大多數都是鈍根凡夫,只有好好的從五乘共法中的人天乘著手,打好入門的基礎。

佛法在世間,首先當然是要有世間正見: 1.有善有惡 2.有業有報 3.有前生後世 4.有凡有聖。進而修五戒十善。師父解說:戒是「習性」之意,所以戒在佛法裏是「善性善習」,是做人的重點。密宗妙法,他老人家說:「恆思已過」!這又怎會是個密法呢?在中道聽了師父強調「聞、思、修」的重要時,終於明白到他老人家的苦重心長:1. 要懺悔,加強信心 2. 要知道需要修的是甚麼,不是想要修甚麼,是專對治自已特有的煩惱,要多聞,養成隨順正法的思考模式,這才能認清煩惱無明所在 3. 要養成順於正法的行為模式, 要多思,這才可以踏實的去積德累功。

要踏上菩提之路,先要從自己的身心生命做起。佛法的意義深廣,套上日常科學就產生很大問題。科學以尋求宇宙變化規律為目標,是一個過程,並不說明「真理」。由五乘共法進至三乘共法,就要在「聞、思、修」上更加要下功夫,更加要恆思己過。 信心不足時就以「宗教行為」協助,發大心容易,發長遠心難。不斷地長養慈悲心才能進入大乘的領域。在這裏說大乘佛法就要加倍小心,主要是我們還未到達這個境界,亦非利根眾生。大乘佛法義理精深,在語言文字上就更要避免「離文顯妙,滯句談玄」之弊。
道不弧運,弘之由人。雖然是開卷有益,但如果沒有師父的精心解說,一定會弄巧交拙,徒亂人意,不得正法。能有這樣好的機會親聽師父們講經說法,真的是醍醐灌頂,事半功倍。願繼續不斷的在「聞、思、修」上用功,以答謝師父們的悉心教導。願更多的朋友們能得到中道的熏陶及滋潤,速得成就。更願師父們能宏揚中道無礙,令正法久住!
阿彌陀佛 弟子賢明合十

Copyright © 2019 MiddlePath.ca. Website by Codesign

Follow us: